波美拉尼亚犬

想发就发

碎碎念,我的剑三日子

初入稻香,拿着剑用三柴剑法打着果子狸,四处晃荡采着草药。等要离开村子的时候,选择去了洛阳。做了任务,升了等级。在众多门派接引人面前,选择去了天策。
然后?
然后就扔了剑,拿起长枪,从此拜入了天策门下。
摸索着前进时被亲友捡去当了徒弟。她是个二少,当时觉得贼帅贼帅,哦,还有个师爹,也是个天策。当年还挺崇拜的。在我上面还有个师兄,是个道长,大屁股羊,不犀利,但人很可爱,特喜欢他。后来还有了个师弟,和师父一样也是个二少。初入江湖也贼特么可爱。
和师兄两个人技术拙劣也要带着这个小师弟去刷副本升级,纯阳也就算了,我一个天策只能单体戳戳戳的,凑什么热闹呢。但就这样两个四十来级的纯阳天策组合,也还是带着小师弟速度不快,但热热闹闹的刷着副本。
再后来…还是我跟师弟一起聊天的日子多一点,小师弟突然有一天对着我说,等满级了,让我当他情缘。当时我等级还是比他高的,论满级也是我早于他。我不知道怎么拒绝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最后还是告诉他,如果他满级的那天还是想和我情缘,我就答应他。
他说:不会的,我就要师兄。
很快他就满级了,而我却在他满级的那天逃跑了。
因为我感觉不知所措。
这个号就这么放弃了,重新练了个号。还是天策,就连名字也差不多。或许就是这名字就不该取太像。本来也想着游戏里人这么多,不可能那么容易就遇到的。最后却还是被他逮到了。
然后……然后他就成了我师父,强行绑了我做情缘。
等我再一次满级了,就到处练技术打副本,那个时候铁牢地位很低,连打个五小都会被人嫌弃。但却还是因为情缘,因为帮会亲友的关系,硬是以铁牢的身份占据了一席之位。哦,我曾经还想做把铁牢橙武,摧城做不起,那就做把初尘吧。也被人笑过,但还是自己学了怎么指挥战宝,自己开团打。攒起了200小铁,却再也没有等到玄晶了。
再到后面,他离开了一段时间,我就天天去藏剑挂机,带着执子之手等他回来。天天去天天去,也就自然而然的被围观了。
有说我痴情策的,有说我燃烧点卡的。也有问我是不是来蹲情缘的。最后一个姑娘很有趣的说情缘不成就当师徒吧…于是我就有了第一个徒弟。
再后来,荻花也不再是那么难打的本了,而且很快就要开新本了。应该也是这个时候开始吧,和情缘、和亲友们的路开始岔开来了。他们热衷于副本,每周十分勤快的清CD打工赚钱。而我只是做做茶馆,打打大战,完了就再看会儿风景。继续挂着YY就退了游戏。有需要的时候才再上线和他们一起玩。
然后新本开了……他们去开荒了。我没跟去烛龙殿,却去了皇宫10人开荒团。
打得很艰辛,但很有趣。
但也就去了几次,就再也没去了。挖挖马草捉捉马驹,日子又一天天的过去了。
最后因为一些事情,我成了亲友里第一个A的人。而且是什么都没说,就狠心卸载了客户端删除了所有截图,就这么A了,察觉不对的情缘追问着,才告诉他因为一些事儿A了,也告诉他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。然后把账号交给了他。
但对这么做的我,情缘也好,亲友也罢。认识的人都说……等我回来,再继续一起游历江湖。
没过几个月,我就听说……他有了新情缘,他是被追的。那个人对他很好。那个时候很难过,但也不能再说什么。
因为是我对不起他在先。
13年1月,我A了。
17年10月,我又回来了。
傻傻的相信着承诺的我发现他们依旧还在继续闯荡江湖,却没有人注意到曾经一起经历生死,一同成长的天策回来了。
但回来了,除了脸和名字,我已经一点都找不到当年我操作这个账号时的样子了。
真的是……傻掉了。
然后看着好友列表里亮着的名字,不知所措。
于是我走了,去了别的服务器。
重新建了个号,不知道为什么就无法接受自己玩不是系统脸的天策,最后选择了正太。上线时间也不算太多,升级也很慢。我认识这里,我还记得这里曾经有过什么任务,但最后怎么都没有了呢。又变得难过了起来。
到最后也还是没赶上在现行关停前把小天策满级。
不过最后的半小时还是上了最开始的那个号,没有人在线。
很难过,站在秦王殿楼顶在好友频道里自言自语,说得太快了,还发到了近聊里却没注意到,屏蔽了人物和名字,还关了气泡,又怎么会注意到呢。
直到有人私聊我截图合照我才反应过来。
解除了屏蔽,看着屋顶上突然出现的那么多人,就觉得在一群95级大号里,我一个系统脸蚩灵外观是那样的格格不入……
但他们却还是愿意和我一起合照。
那一刻心里暖暖的。
临关服前,我又在好友频道里说了一些话,才打开好友列表,两个我认识的,认识我的人在线。
等了一会儿,又发了一些话却也没有人理我。
刚暖起来的心就突然凉了。
一切都是我太自以为是,自以为这么多年还会有人记得我………
但我也不好去密聊对方,万一人家真的不记得我了呢?不敢想。
……
最后的最后,对于我来说,曾经的朋友还不如这几位我不认识,却愿意和我截图到朋友。
非常高兴在最后……我还能在别人的合照里占了一个位置。
谢谢这些我不认识的朋友们。

评论
热度(3)
©波美拉尼亚犬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