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糖花生炒米

+刀剑乱舞+
+拂晓的尤娜+
+企划+

笼乡◆改变◆那木×尼尔(过渡片段)

哪怕是休息日,那木也和平日一样早早的从睡梦中醒来。一想到今天是休息日,尼尔也没那么早起床,于是他翻了个身准备再睡个回笼觉时,手摸到了一个温暖的物体。想着“什么东西”的那木掀开被子一看,发现这温暖物体是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他床的尼尔。
“尼尔?”
看着躺的太下面而蜷缩腿边熟睡的尼尔,那木不由得笑了一声,然后伸手把他拖上来抱在怀里,继续睡觉。
当那木再次醒来时,尼尔已经醒来趴在他身边看书,看样子已经洗漱过了。
“早,尼尔。”
那木凑过去亲了尼尔额头一下,虽然他很想亲在他唇上,并与他唇舌相缠,但尼尔十分讨厌起床后不刷牙就接吻这种行为,他也只能作罢。
“早。”
虽能出声,但尼尔依旧留有通过手机和他人交流的习惯,只有在面对那木时,开口的时间才会大于使用手机的时间。这一点让那木感到高兴。
“什么时候爬上来的?”
“半夜睡不着就来找你了,但你已经睡了我也就跟着睡了。”
整理过尼尔散开的衣领后那木不禁有些头疼,同居到现在除了拥抱接吻外,他和尼尔就再没有其他的身体接触了。
要知道,为了让尼尔能自然的接受自己,那木可是忍了很久的。像现在少有的尼尔半夜摸上自己的床,起床后还衣领大开的趴在他身边,都是对他的耐性的一大挑战。
“我去洗漱,你换衣服去客厅等着吧。”
“嗯。”
尼尔喜欢在客厅吃早餐,他吃的不多,习惯每日一杯咖啡和两片抹了果酱的土司。那木总想着能不能让他再多吃一点,想他吃胖一点。
“不吃了吗?”
少见的尼尔只喝了咖啡,土司一点都没碰,此时的他正单手托腮的盯着那木一言不发。
“怎、怎么了?”
“昨天开始你不是就有事想问我吗?”
被发现了。
他十分想要知道昨夜尼尔在酒吧里遭遇了什么,回家后的他看起来精神似乎有些不稳定,以及那个回家后的吻为什么会满是血的味道。
“昨天发生了什么吗?”
“……虽然昨天你什么也没问,但果然血的味道还留在嘴里啊。”
“我这几天也被禁止去酒吧工作了,莱纳先生真是多余的担心呢。”
“那木你知道的吧,有个女客人很喜欢我。”
“昨天被她看了左眼还和她接吻了。”
“然后我咬伤了她的舌头,。”
“真过分啊,明明要和我接吻的是她,知道我有恋人了还要接吻的是她,听我说要付出代价还要接吻的也是她,最后却说我是疯子。”
“真是可怜的女人。”
说着这些话的尼尔脸上带着一点不屑的笑容,语调轻松却说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事那般冷漠。
从一个月前开始,尼尔慢慢发生了变化,虽不明显但总在一些小地方会表现出来。而现在……
“尼尔,你——”
“那木也觉得我变了吗?”尼尔笑了起来,他站起来走到那木边上坐下,胸膛贴上他的手臂,左手覆上左手与其交叉紧扣,“看了那场噩梦以后,没有谁不会改变的。除非洗去了那段记忆。”
“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去洗掉那段记忆吗?”
“……”
“那场梦,就像是我失去的记忆。真实的可怕,所以我没有去洗掉记忆,我想要去相信它。”
“接着几日后我就明白了,只有身为我的恋人的你才有资格触碰我。”
“这个身体属于你,这颗心也属于你。”
“我为昨日一时背叛的行为付出代价——”这么说着的尼尔咬破了自己舌头,那木震惊的看着他伸出满是血的舌头,说不出一句话。
“我属于你,你也要属于我。能触碰你的也只有我,我全身心的爱着你,你也必须全心全力的爱着我……不能背叛我。”
“知道了吗?那木,我爱你哟。”
紧随而来的吻让那木闭上了眼,他接受了这个吻,就代表他接受了现在的尼尔及他所说的全部。
他吮吸走尼尔口中的血液与唾液,直到尼尔的舌头不在出血后才开口说话。
“你只能是我的,尼尔,我爱你。”

评论(4)
热度(5)
©冰糖花生炒米
Powered by LOFTER